照見前方的路:輔導教師的專業與不可取代,我們一起來發聲!

回應文章 來回應留言 / 總留言數:18 / 共2頁 / 我要留言

留言者 李佩珊  / email 個人網址
標題 堅決反對【減專輔,增學校社工師】!  / 回應文章
發表時間 2017-06-02 17:12:02
1.在學校擔任專輔,幫助學生在學校學習成長,看到學生的困境,評估學生的阻礙,給予溫暖陪伴,輔導學生恢復心理能力,回到學校學習成長。

2.學生可能遭遇,人際排擠,情感問題,拒/懼學,憂鬱,中輟,性侵,懷孕,家暴,生涯發展......等等問題。輔導做的是初級預防、二級輔導,透過心理動力,關心學生,給予輔導和教育。

3.專輔熟悉學校生態,校園文化,與導師、家長,行政處室合作,並與外單位系統合作,十分重要的角色!!

4.專輔、學校心理師、學校社工師為3種不同的角色,心理師進行心理治療,而社工師主責連結資源,評估系統,引進資源。

5.堅決反對【減專輔,增學校社工師】!

6.專輔的職掌,推動3級預防輔導工作,進行個案諮商輔導、資源整合、個案服務管理、危機事件安心班輔,帶領小團體,對導師、學生進行輔導知能宣講......等工作,專輔老師深根學校,熟悉學校輔導需求,進行預防與輔導工作,工作十分重要!!


留言者 諮商助人者  / email 個人網址
標題 各專業應有各專業的位置與角色  / 回應文章
發表時間 2017-06-01 17:27:12
各個專業的養成都是不容易的,
我認為不可以輕易的被其他專業來替代,
當然學校是需要社工專業的人員協助,
但是讓沒有教師證、沒有受過輔導訓練的社工師們來擔任輔導的位置,
因此壓縮了專輔老師的角色或許是有點本末倒置,
各個專也應該尊重彼此的界線,各有各的角色、功能與職責,
應該可以互相合作而不是互相擠壓、互相替代


留言者 學校社工師  / email 個人網址
標題 我們是同伴而非敵人,請詳見內文  / 回應文章
發表時間 2017-05-25 22:56:45
來到這裡留言,無非想做些對話,其實我們在校園裡與專兼輔的合作是密切且頻繁的,輔導、社工、心理是現今校園裡的金三角,相互需要、也相互支持著。因此最近看到這些文字,我也能體會換做我是專輔教師,心裡必然不舒服。
但請大家細看修法目的,其實修法的本意仍是回到健全三級輔導制度、穩定三級輔導架構的思維,但在資源(政府預算)有限的狀況下,隨著106年又將大舉補足的人力,勢必壓縮到社工師及心理師人力的編制,大家知道嗎?這幾年來,因為少子化的原因,每個縣市的專業人員是不斷地變少,未來三級個案將壓回二級輔導去處理,當初期待的三級輔導與分工礙於人力是名存實亡。

因此減少人力配置並非否定專業輔導教師的專業與存在,還請大家能給彼此多一些善意對話的機會,共同爭取彼此的權益與專業發展,以維護服務對象的福利。

回應者 滿天星(小學專輔)   / email 個人網址
標題 給真誠的社工師   / 回應文章
發表時間 2017-05-30 16:46:11
隨著106年又將大舉補足的人力,勢必壓縮到社工師及心理師人力的編制,大家知道嗎?但您知道嗎?106年以無法大舉不足人力,無法校校有專輔,24班以上的學校也無法依法增加輔導人力嗎?我們沒有壓縮社工與心理師的人力,兩者經費的來源也隸屬不同單位方放的。專輔從沒有要壓縮社工心理師的工作權。

   您知道嗎?專輔默默的去修輔導學分,拿了國小教育學程證書,再去參加考試,哪知道突然間可能名額會被社工取代呢?

    我歡迎社工進入校園,我不否定社工專業,我相信你們也沒有否輔導專業的存在,維護學生的福利是我們服務的首要目標,但這次社工的訴求中似乎把爭取工作權益放在維護服務對象福利前面了。支持你們積極爭取更多經費進入校園,期待你們在校校有專輔後也能校校有社工師,更希望校校有心理師。


留言者 滿天星(國小專輔)  / email 個人網址
標題 分工與合作  / 回應文章
發表時間 2017-05-30 16:29:52
    擔任國小專輔九年,原本還期待106學年度校校會有專輔,大型學校可以有2名專輔一起推動輔導工作,沒想到等到的沒有經費,無法實施,但卻得到更令人驚訝的消息,社工進入校園取代專輔的缺額。
   在實務的工作經驗中,我感謝駐校心理師、駐區社工師對學生、家長、老師與學校的協助,從沒有想到要對立或比賽誰比較會處理個案,總覺得彼此有不同的專業,在學校生態系統中,我們彼此分工合作相互幫忙,也彼此尊重,相互學習。
   對於每一個專輔教師,需要修習小學教育學程,需要修習輔導學分加註專長後,經過教甄考試後才能在學校單任輔導教師。輔導與社工修習的專業科目本不相同,若以社工取代或是遞補輔導缺額,我認為這是十分不妥當的作法,因為輔導的專業部是社工無法取代的(大學養成教育不同),就如同社工的專業也是輔導無法取代的。
   身為小學輔導教師,看到社工的修法提案,感到很錯愕,也覺得不被尊重,更為長期默默在輔導工作耕耘的輔導老師感到不平與辛酸,這樣的修法提案與論述深深打擊我們認真的輔導教師,但我不會氣餒,也不會放棄,我們會更加團結與努力,因為我在學生的身上看見了自己的責任。


留言者 侯南隆  / email 個人網址
標題 專輔社工師?學校社工師?有受過足以取代輔導教師的專業訓練嗎?  / 回應文章
發表時間 2017-05-27 10:10:20
1.「學校輔導體系由不同的專業組成,每個專業都有其獨特的功能與角色。」若以上陳述成立,實務上只有人力不足的問題,豈有A專業「取代」B專業的情況?
2.同樣是社工師,專業養成教育背景相同,專輔社工師與校外社政社福體系社工師的服務與介入有何差異?目前有要求欲擔任專輔社工師必須完成針對學校系統相關的訓練嗎?實際上沒有,那我們檢視社工師養成教育訓練內涵,有多少課程學分與學校體系運作有關?若無,有何論據專輔社工師的專業能替代專輔教師?
3.學校體系難道是一個封閉系統,校外社政社福體系社工師不得提供服務嗎?專輔社工師能提供的社工服務會比校外社政社福體系社工師提供的服務更優質嗎?可連結運用的資源會更多更豐富嗎?
4.若專輔社工師與校外社政社福體系社工師同時都提供服務,對個案來說就得同時面對兩位社工師,這難道不是資源的重疊與耗損,不會增加個案在專業關係上的困擾與混淆嗎?
5.就此,學校體系設置專輔社工師主要的功能就是協助連結引進校外社福社政資源,補學校體系資源之不足,這是專輔社工師獨特的專業所在。
6.具社工背景之專輔教師是具備兩類專業者,不可類同相比。訴求能取代輔導教師之社工師,不該要求他應完成輔導教師應受之教育訓練?


留言者 Annie  / email 個人網址
標題 專任輔導教師與社工師是分工又合作的關係  / 回應文章
發表時間 2017-05-27 08:23:37
我想描述我,專任輔導教師與社工師分工又合作的經驗:
我是在一所編製完整有駐區社公師進駐的學校服務的專任輔導老師,我與他的關係是合作而非競爭,誰也無法取代誰,有時我們分工他處裡哪些個案,而我處理另外哪些;有時我們合作,一起跟同一位個案的父親說話、家訪,一起分工輔導一個學生,包括,我之前與他晤談過哪些面向,他有哪些內在資源,我都會讓社公師知道,當他在處理時,可以著手外部聯繫少年隊、協尋等等面向,而我與導師、個案的同儕合作、或者針對學校的授課體制與學生就學的當前困境,我在會議時溝通,我在帶團體中觀察他、協助他,甚至我開預防性的高關懷課程,來積極的用學生可以聆聽、活動、遊戲等方式教學互動,朝發展性、預防性的方向前進,並且以學生為主體,目的是在學生惡化之前,我先引導他們,而社工師也會根據學生的狀況,提供我外部資源讓我在學生需要的時候去運用,提供我社工師與個案身邊人接觸的經驗與資訊的交流等,我們是分工又合作的關係,我珍惜我自己可以以學校專任輔導老師的角色進行發展性、預防性的輔導工作,甚至二級的處遇也可以積極協助大多數學生,我也珍惜我與社工師的合作關係。
我支持讓社工師的福利被提升,但是我反對在不同的專業的競合關係之下,去做任意的比較,或重視什麼、輕視什麼,我支持輔導教師是整合學校內資源、從學校教育觀點積極協助學生福祉與發展性方向,協助學生在生涯的路上定位的角色,支持社工師連結學校外部資源合作協助學生的角色,我支持分工又合作的關係,所以我反對林的提案。


留言者 藍挹丰心理師  / email 個人網址
標題 專業不同,互相尊重  / 回應文章
發表時間 2017-05-26 22:07:12
輔導教師是特別為學校內對於專業輔導、心理衛生有需求的學生而設置的,因此脈絡上較適合諮商心理背景的心理師提供協助。社工師的養成教育內涵並未針對對學校的部分進行培育;目前專輔教師員額在優質諮商心理師的人力挹注下,已然足以因應學校內的需求,因此實不宜刪減輔導教師心理師的人力。


留言者 努力實踐輔導專業的專輔  / email 個人網址
標題 札實校園輔導工作事務經驗說明社工無法取代學校輔導老師功能,家庭失功能問題該加強的是提升學校的家長職能的法律強制力  / 回應文章
發表時間 2017-05-26 17:33:09
1.根據修法方向限縮專輔人力,並在政策聲明表達校園社工需求多於專輔,表示林對校園輔導實務工作的不了解,目為何需要一校至少一專輔是希望屬於正式校園編制的專輔能根據不同校園文化下能與全校老師(導師,各處室主任)合作解,並引進校外資源社會局,中輟替代役,各種社福資源,警政單位共同合作解決學生問題,若因家庭失功能等議題多就表示需要社工人力多於專輔,那社會局社工的功能不也和林版本進駐學校的社工功能重疊,豈不也是另種疊架屋?再說專輔能在校依據不同校園文化做貼近學生需求的細緻服務,並非外加資源式的社工服務即能解決學生困境。
2.雖修法方向乍看也爭取心理師工作權,實則壓縮心理師及輔導相關學系學生的工作權,若此修法通過更是落入強社工輕輔導的狀態,表示學生問題以社工角度解決甚於輔導功用,長遠來看,是弱化輔導功能及專業的深遠意涵,這對從事諮商輔導工作者,諮輔相關科系學生及系所發展其實影響深遠,事實上,專輔與社工該是根據各自專業共同合作而非親職功能不佳為由就限縮專輔人力而增加社工人力,但同意而在實務工作中,面對親職功能不彰導致學生問題,核心解決之道並非增加社工,而是修正法規對失功能的家長有更多強制公權力介入,使家長負起教養責任,否則無權限的社工依舊只能勸導而無法改變根本問題,但同意社工師心理師提昇工作福利的部分
3. 工作職掌部分也把社工師心理師納入一二級,這就不是三級轉介的概念了。另我覺得社工心理師畢竟不是教育領域的專業,雖然加上學校兩個字仍舊不是,分別屬社會局人員及醫療人員,而學生過早進入這兩者服務是否合適是需要討論研究的,也擔心標籤化的可能性。學校還是教育的地方,用專輔教師較為合適,社工師和心理師為支援評估者較適當


留言者 第一線老師  / email 個人網址
標題 學校輔導的靈魂人物  / 回應文章
發表時間 2017-05-26 16:11:21
因為是第一線教師,更清楚專任輔導老師的重要。
孩子們的狀況千百種,每當孩子需要專業輔導,輔導老師就成了最重要且最辛苦的角色。對我們這個將近兩千人的學校而言,只有一位輔導教師已顯不足,如果由社工師替代,恐怕更不實際,原因如下
 1.輔導老師兼具教師和輔導者身分,擁有兩方專業,了解學校運作與學生學習,輔導學生大多牽涉學校、家庭、個人三方,有誰比輔導教師更了解學校更適合,並非社工師所能取代。
 
2.輔導老師可說是隨時待命,社工師恐怕無法做到如此。
3.孩子們不是只有在既定會談時間才與輔導教師碰面,校園的每個角落,每次碰面,輔導老師都可以時時關懷,用這種自然的方式對待我們的孩子,比起只有會談更重要,這不是一週來一次的社工師所能提供的。

我們需要專業的社工人員協助,但更不能缺少輔導教師